新冠瘟疫正在欧洲迅速蔓延,近日德国(欧洲)华人社会和留学生圈弥漫着一股恐慌气氛。相当多人认为德国(欧洲)政府应对不力,与中国相比,措施很不果断。马照跑,舞照跳,足球赛照办,大型集会一个接一个。而中国官方和一些学者(如金灿荣),也大力宣传中国体制在抗疫方面相对于西方国家有极大优势,能够快速调集资源,能够强力执行“封城”这样的极端措施,即使以牺牲部分群体和区域为代价也在所不惜。而且中国作为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和制造业超级大国,可资调动的资源更充足。

但另外一种意见则不以为然,认为德国(欧洲)完全不需要抄中国“作业”,因为他们拥有更为发达的医疗体系、高水平的专业人员、自我负责的民众、透明的信息传播、健全的媒体监督和成熟的公民社会,目前的局面还没有失控,在采取极端措施之前,政府还有很多选项。只要情况需要,德国(欧洲)也可以进入紧急状态。

本次讨论热烈而积极,与会者旁征博引,深入浅出,一气呵成,对中外各国、各地区(包括但不限于德国,也涵盖美欧日韩和中国台湾)在抗击新冠瘟疫方面所采取措施的异同及各自优势劣势进行了详细比较,并从社会、文化、历史和体制等层面进行了深入全面的分析。此外,大难临头,华侨华人和留学生如何自救?与会者也坦露心声。

主持人:成朝庭(DCF研究所创始人)
参与人:德国《华商报》记者,德国朋友Christof,西班牙华人,巴黎高师博士生,柏林洪堡大学博士生,科隆大学博士,柏林自由大学中国留学生等

录音如下:

YouTube视频版: 瘟疫威胁之下的体制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