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朝庭(德中论坛研究所创始人)
Email: 该邮件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2020.10.31


音频

YouTube视频

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瓦尔代俱乐部会议上说,美国和俄罗斯决定全球最重要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国和德国——以政治和经济实力来看——正崛起成为超级大国。普京这番话,道出了这位俄国强人对当前世界地缘政治权力格局的基本判断。

 

中国的急速崛起确实是世所公认。亚洲智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对此评价说,“中国颠覆世界平衡的规模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世界必须找到新的平衡。世人不能假装认为,中国只不过是步历史上其他崛起大国的后尘;实际上,中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玩家。” 美国朝野各界已经形成广泛共识,中国是美国霸权的最大挑战者,综合实力超过前苏联。但是,德国只不过是一个中等强国,并没有与超级大国相匹配的实力。经济上,德国的GDP只有3.8万亿美元,远远低于中国的14万亿美元和美国的21万亿美元。军事上,德国缺乏大规模进攻性武器,更没有核打击力量,军队规模偏小,只有26.5万人,实力还不如法国。政治上,德国作为战败国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虽然经济实力强于英国和法国,但政治地位却低于英法,数次冲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被无情压制。那么,为何普京称德国也是一个新兴超级大国?此话出自前超级大国的强人领袖之口,自然引起了各界广泛兴趣。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近年来,德国在美中俄等一流强国面前表现得日益自信。美国是西方世界领袖和德国的安全保护提供者,但是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德美之间龃龉不断。在北溪二号天然气管线、华为参与5G、提高军费开支至GDP的2%等重大问题上,德国都不听美国号令。默克尔甚至以疫情为由拒绝特朗普发出的G7峰会邀请。这一切都让特朗普大光其火,为驯服德国,他不与默克尔商量就下令撤走一万多名驻德美军,让二战后牢固的德美关系陷入危机。

 

在对华关系方面,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德国的立场也日趋强硬。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德国多次批评中国,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代表39国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德中关系正逐渐陷入政冷经热局面。对于前超级大国俄罗斯,默克尔政府坚持维持因俄罗斯肢解乌克兰克里米亚而施加的严厉制裁,无意向国内亲俄派妥协。自视甚高的普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昔日战败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那么,德国奉行更加自信的外交政策,是否意味着德国的大国雄心正在天下乱局中如野草般勃勃生长?那个历史上渴望“阳光下地盘”的强势德国是否正在回归?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德国政治精英对自身地位和实力有着清醒的认识。德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支柱仍然是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柏林打算在国际政治和安全事务中承担更多的责任,但前提是在华盛顿领导之下和北约框架之内,目的是减轻美国的负担而非自立门户。对此,德国国防部长和执政的基民盟(CDU)党主席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AKK)在10月23日的一次讲话中就毫无保留地向美国输诚效忠。她说:

“是美国让我们融入西方,这一点对德国的命运至关重要。与西方的联系让我们在北约和欧盟中得以立足,从而与华盛顿、布鲁塞尔、巴黎和伦敦紧密相连。德国坚定地站在西方民主和开放社会大家庭一边,明确拒绝浪漫的俄罗斯情节,坚决不与那些蔑视多党议会制的非自由主义国家政权为伍。在冷战结束后的今天,西方作为一个价值体系正在整体上陷入危局。德国再一次表现出对西方的坚定承诺至关重要。唯其如此,欧洲才能捍卫西方文化、自由、法治及基于规则和开放市场的国际秩序。只有通过德国的强力介入,欧洲才能恢复实力。 同时,欧洲只有与美国密切协作,才能在俄罗斯肆无忌惮的强权政治和中国一往无前的全球野心面前,保持和捍卫西方的强大。”

 

对于中国,她强调,作为一个出口大国,德国在很多方面抱持与美国同样的批评立场,比如中国长期以来的“货币操纵、侵犯知识产权、投资环境不对等和国家补贴扭曲竞争”等。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柏林完全支持华盛顿的对华态度和政策。德国赞成多边主义,特别是在贸易方面。德国的目标不是对华脱钩,而是加强以世贸组织(WTO)为核心机构的全球管理框架。AKK认为,为维护德国以及欧洲的利益,柏林需要支持自由贸易秩序。而中国强力调控的国家资本主义以及美国目前奉行的单边孤立主义和脱钩倾向都对自由贸易构成威胁。但是,德国的方案不是与美中保持不偏不倚的等距离,而是要通过强化拥有共同价值观的西方联盟,来应对全球挑战。AKK认为,欧盟和美国之间通过谈判达成协议,彻底取消跨大西洋伙伴之间的所有关税和贸易壁垒,并非一个不可实现的想法。

 

这位德国国防部长强调,德国必须有所作为,以减轻美国作为维护国际秩序主要力量的负担,特别是在德国的近邻地区,如波罗的海、北海、巴尔干、中东、非洲和地中海,德国要建立更强大的存在。这不仅是为了促进民主和开放社会,而且攸关欧洲安全和利益。无独有偶,德国外长Heiko Maas近日在亲美的《星期日世界报》发表文章,表示欧洲“除了美国外没有更负责任的安全政策伙伴”,并称欧美紧密合作有利于美国对付其最大战略挑战者中国。Maas还说,德国将在美国大选后向白宫主人提出“构建跨大西洋新议程”的建议。显然,这位德国外长正迫不及待地投入美国怀抱并要发起一场针对中国的行动。

 

在对华关系方面,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德国的立场也日趋强硬。在新疆和香港问题上,德国多次批评中国,甚至在联合国大会上代表39国指责中国的人权问题,德中关系正逐渐陷入政冷经热局面。对于前超级大国俄罗斯,默克尔政府坚持维持因俄罗斯肢解乌克兰克里米亚而施加的严厉制裁,无意向国内亲俄派妥协。自视甚高的普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昔日战败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由此可见,德国领导精英其实颇有自知之明,而且在美中之间的站队倾向日益清晰。柏林谋求承担更多责任,并非要脱离美国羽翼和西方联盟,而是要强化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并在美国领导下主动为美国分忧解难。而这正是特朗普不断敲打德国提高军费支出的用意所在。所以,普京对德国的高度评价,在柏林的精英们看来,更像是一种捧杀和离间。

参考文献:

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722944/g20-country-gdp-levels/

https://www.bundeswehr.de/de/ueber-die-bundeswehr/zahlen-daten-fakten/personalzahlen-bundeswehr

https://www.auswaertiges-amt.de/de/newsroom/maas-wams/2409522

https://www.bmvg.de/de/aktuelles/akk-rede-medienpreis-steuben-schurz-3816700  


评论  

# Her Ma Sucher 2020-11-03 15:47
德国连是一个主权国家都不是谈何超级大国?要看普京是在何种情况下说的这句话,政治斗争与国家博弈错综复杂,不排除故意用此话来离间欧洲各国,所谓的德国精英很多都是出自美国FBI,其领导层基本被腐蚀,境内又有美国驻军与大约250枚美国的核弹,军事上就已被美国殖民。再加上现在纯种德国人很少大多为混血,大量土耳其与中东北非的移民经过20多年的扎根,逐渐在欧洲壮大,数量还在上升渗入各行各业,导致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较量在未来的数十年后将会再次在欧洲上演。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