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

YouTube视频

全文

我一直想找一些网友练习说英语,但是找谁呢?中国人太矜持,顾虑很多,英语不好的羞于表达,而英语好的则不屑于和另一个中国人练习。德国人又太高冷,在人际交往方面,大多数德国人都是慢热型,而且事事要预先约定,相当麻烦。我需要的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聊天伙伴,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循序渐进地互相了解。因此,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容易达到,导致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英语伙伴。

上周,我突然找到一个全球视野下的解决方案。当今世界最丰富的英语人力资源其实是在南亚,印度和巴基斯坦有无数讲英语的人。在这个全球化和数字化摧枯拉朽的时代,为什么我不借鉴一下跨国公司的全球布局、运用流行的通讯工具来实现我这一小小的目标?我可以找印巴人!虽然印巴人的英语口音比较重,但是这对我并非关键,因为我并不是要找一个英语老师,而是要找一个谈话伙伴,只要他们的英语足够流利就行了。于是,我加入了几个以印巴人为主的英语学习facebook群,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群里发了Zoom会议通知。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有不少人加入在线视频会议和我用英语交谈。现在,任何时候我都可以找到几个英语流利的印巴人,不限时间、不限主题地畅聊。对我来说,这些唾手可得的免费英语伙伴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资源。

虽然我的办法只是一个小小的尝试,却与众多跨国公司宏大的全球化布局不谋而合:欧美日是“董事会”所在地,而印度因拥有丰富的、讲英语的IT人力资源,于是成为理想的世界软件车间。印度人常常得意地自诩是“世界办公室”,比中国这个“世界工厂”要高一等级。不能否认的是,与印度一样,中国之所以成为跨国资本所青睐的“世界工厂”,很大程度上也是拜人口红利所赐,即拥有巨量有一定技能且纪律性极高的廉价劳工。

由此我联想到中国的全球布局和对外战略,其实也是类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重大的对外战略非2013年推出的“一带一路”莫属。所谓战略,就是目标和手段之间有意识的匹配。“一带一路”所涵盖的地区,陆路主要是欧亚大陆,海路主要是印太地区(印度洋-太平洋),两者都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从经济视角来看,中国的意图是要发挥领先于沿线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技术、资本和人才优势,以基础建设为中心的“五通”为实施手段,确保重要资源的供应,开拓广阔的市场空间,从而摆脱对欧美日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市场的过度依赖。从地缘政治视角来看,经典的陆权理论认为欧亚大陆是决定世界命运的心脏地带,而印太地区则是当今世界海权的中央枢纽。“一带一路”陆海并进,堪称实现当代中国雄图霸业的精妙战略。

某种意义上,“一带一路”颇有些类似于毛的“三个世界”战略,即广交亚非拉穷哥们,以丐帮帮主身份叫板美苏两霸。毛的战略在某些方面是成功的,中国由此获得了广泛的政治支持,被亚非拉穷哥们抬进了联合国。然而,彼时尚相当贫穷的中国,却因为援助亚非拉国家而背上了沉重的包袱,政治账虽有赚,经济账却巨亏。后来邓小平意识到,国内经济发展才是关键,在对外援助上只算政治账而不算经济账的做法是难以为继的。邓还认为,跟着美国走的国家都变富了。因此,对外开放主要是对美开放,只要美国这个西方世界领袖接纳了中国,欧洲和日本等其他发达国家就会效仿。从实际情况来看,邓的战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成为1990年代以来这波全球化浪潮最大的赢家,没有之一。

然而,当历史的巨轮走到2013年,邓的战略也到了尽头,“韬光养晦”悄然下架,“奋发有为”响彻云霄,“一带一路”横空出世。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亚非拉虽然可以给中国提供原材料并有成为巨大商品市场的潜力,但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仍然是关键的资本和技术来源。中国在亚非拉的宏大布局,并不能取代欧美日的重要地位,如同我虽然可以和印巴兄弟尽情用英语交谈,但是只有母语是英语的老师才能提供正确和高质量的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