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将为战术胜利付出战略代价

原作:Christian Wagner
翻译:成朝庭(DCF研究所创始人)
2020.07.18


SWP简介

位于柏林的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SWP),是德国专门从事安全与国际政治问题研究的顶级智库。该智库自1962年成立以来一直就外交、安全以及国际政治问题向政治决策者提供咨询,其服务对象主要是德国联邦议院和联邦政府,以及对德国至关重要的国际组织,如欧盟、北约和联合国。

2020年7月,该智库南亚问题专家Christian Wagner博士发表了一篇文章,对在6月15日发生的中印边界冲突事件进行了深入剖析,使得我们有机会了解德国顶级智库对事件前因后果的看法,故DCF研究所特此翻译并推荐阅读。


从5月初开始,中印军队在喜马拉雅山的对抗,已经升级为两国关系45年来最严重的危机。在6月15日的冲突中,自1975年以来首次有20名印度士兵和人数不详的中国士兵丧生。与以往不同,当前的危机具有更广泛的领土和政治层面含义。这动摇了迄今为止的边境制度,也让莫迪总理和中国国家主席之间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变得紧张。战略自主性是印度外交政策的基石,包括谋求在印太地区的中美地缘战略冲突中扮演独立自主的角色,而此次对抗无疑是对印度战略自主性的一次压力测试。

数十年来,喜马拉雅山的边界问题悬而未决,一直让中印关系承压。1962年,印度在与中国的边境战争中遭遇军事失败,对印度的政治影响至今仍挥之不去。在1980年代末以来,两国开始政治接近,目前的实际控制线于1993年确立。然而,该控制线并不清楚明确,在多达18个地方有竞争性的领土诉求。

当前在拉达克地区西段(属于克什米尔)的中印对抗,在如下几方面与以前不同:首先,这次不是在一个地点,而是在五个地点出现了侵犯领土的事件。其次,参与冲突的中国军人数量远远多于以往。第三,中国现在对以往没有争议的地区提出要求,如加尔万河谷。当前的对抗是由一系列地区性因素共同造成的,包括克什米尔冲突和中美印三国在印太地区日益紧张的地缘战略关系等。

克什米尔及其后果

许多印度专家认为,莫迪政府在2019年8月决定解散查谟和克什米尔邦是当前危机的导火索。在重组克什米尔的过程中,建立了两个新的由印度中央政府直管的地区(包括拉达克地区)。除巴基斯坦外,中国当时也对这一决定提出了抗议,并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就印度的决定召开非正式会议。中国认为其属于克什米尔的阿克赛钦地区的利益受到威胁(见如下地图)。自1962年边境战争以来,中国一直占领着这一地区,通往西藏的一条重要通道贯穿其中。

自2019年8月以来,印度持续扩充其在拉达克的军事基础设施,同时重申其一直以来对整个克什米尔地区的领土诉求。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最大的单项工程“中巴经济走廊”也穿过巴控克什米尔。因此,中方在边界上的行动可被视为是对印度近几个月来在克什米尔地区政策的反制。

对印度来说,中方迄今为止对阿克塞钦的实际控制构成一个严重的战略问题。中国对加尔万河谷的控制威胁着印度的主要补给线,这条补给线沿实控线和Shyok河,从Darbuk延伸到拉达克北部的Daulat Beg Oldie(见上图)。就在那里,在通往中国的喀喇昆仑山口附近,印度在海拔5000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机场,该机场对驻扎在锡亚琴冰川的印度部队的补给至关重要。该冰川是世界上最高的战区,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印度和巴基斯坦军队就在这里对峙。

印度、中国和美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印太地区)的关系

目前的对抗也与中印和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竞争有关。印度拒绝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而近年来,北京通过该倡议大大扩充了其在南亚地区印度周边国家和印度洋的影响力。这不仅包括作为中国战略伙伴的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尼泊尔和孟加拉国等国,也包括一些印度洋上的岛国。

自2017年以来,印度与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一起恢复了2007年创建的“四边集团”。此后,四国扩大了政治、经济和军事合作,以制衡中国的地缘政治雄心及其“一带一路”倡议。

尽管与美国接近而且对华关系日益紧张,但印度仍强调其战略自主性。这包括在印太地区地缘政治形势因中美对抗而吃紧的大背景下,谋求扮演独立自主的角色。近年来,中印两国曾多次开展合作,比如在上海合作组织中。在美日澳印“四边集团”内部,与美国立场不同的是,印度认为印太地区应是包容的而非排他的,一直主张将中国也纳入其中。

中国除了对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决定感到不满外,对印美接近及两国更紧密的军事合作的批评也在提高调门。最近中国对沿实控线的领土诉求,部分程度上也可以被视为对2017年洞朗危机的“报复”。当时,中国在一个地区(不丹也声称拥有主权)推进基础设施项目,印度干预并阻止了这些项目。从这个角度看,目前在实控线发生的事件,是中国领导层为表达对印度行为不满而发起的“惩罚行动”。

印度对华政策面临的挑战

印度总理莫迪6月19日表示,印度领土没有受到侵犯,这凸显了尽管目前危机严重,但他仍希望继续执行迄今为止的对华政策。不过,目前印度的对华政策明显面临更大的挑战。

首先,1990年代以来建立的边界制度受到质疑。上世纪80年代末中印和解后,两国签署了五项协议,针对实控线制定了一系列旨在建立互信的措施,如禁止在事件中使用枪支等。自1989年以来,两国一直保持一个联合工作组,以解决边界问题。双方还为此任命了特别代表,他们在2019年之前共举行了22次会议。

其次,目前的危机对莫迪总理来说也是一个挫折。2017年洞朗危机后,他和中国最高领导人之间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关系,没有任何一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可以相提并论。在2018年于武汉和2019年于Maha­balipuram举行的非正式峰会上,他们试图克服两国之间的战略分歧。如果危机导致印度丧失领土,也将是对莫迪的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BJP)的压力测试,在印度几乎没有任何其他政党像该党一样主张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

第三,这次危机再次表明,印度可对中国施加压力的选项不多。中国多年来一直是印度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但也是其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国。2019年11月,印度政府在最后关头决定退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因为该协定将进一步扩大对华贸易逆差。2019年,中国是印度的第三大出口市场。近年来,中国科技公司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力度也很大。

早在危机之前,印度政府就已经收紧了对外国投资者的限制,这主要是针对中国企业的。与印度人民党有联系的民族主义团体呼吁抵制中国商品,他们对莫迪总理提出的自力更生的新经济政策信条感到鼓舞。该政策目的是减少进口,刺激国内生产。作为对紧张局势的反应,从中国进口商品的通关时间被推迟。此外,印度国有企业取消了对中国公司的订单。但是,印度公司表示,它们高度依赖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否则成本将上升。考虑到两国贸易关系的结构,印度对中国企业的限制甚至可能被证明适得其反。此外,印度政府在6月底禁止了中国的手机应用软件,莫迪总理也删除了他在中国新浪微博上的官方帐号。

展望

尽管实控线一带的紧张局势正在缓和,但双方却都在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两国边界长达3400多公里,不仅在加尔万河谷,其它地方也可能发生领土侵犯行为,从而使得冲突升级。此外,中国和不丹之间新的争端也在酝酿之中,2017年,中印已经就此爆发了洞朗危机。而巴基斯坦的参与将可能使局势进一步恶化。

对印度和中国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找到符合其战术和战略利益的解决方案。如果不将部分实控线向西延伸,印度有意维持现状和稳定的边境制度。这样一来,莫迪就可以继续执行目前的对华政策。另一种选择是应很多安全问题专家要求,大幅转向美国。然而,这将破坏印度外交政策的支柱之一:战略自主性。因为这也就意味着承认印度无力单独对抗来自中国的威胁。对于像印度人民党这样主张经济和外交政策独立自主、并声称要与中国平起平坐的民族主义政党而言,转向美国将是一场令人敏感的挫败,可能会对内政外交产生深远的影响。中国方面也不希望自己在实控线的斩获促使印度投入美国怀抱,这是中国一直试图避免的。此外,如果印度转向美国,也可能促成美日澳印“四边体系”军事化,而迄今为止,印度一直对此持拒绝态度。届时,北京将为其在喜马拉雅山的战术胜利付出惨重代价:在与美国和印太地区“四边体系”的地缘政治冲突中,北京将遭遇战略挫折。

鉴于印度在经济和军事上不如中国,它将因危机而大规模扩大与其欧洲伙伴在军火上的合作。在与法国进行了多年密切的军事合作后,新德里将越来越强烈地提请德国决策者注意这一要求。

德语原文

https://www.swp-berlin.org/publikation/indisch-chinesische-konfrontation-im-himalaya/

评论  

# Li 2020-07-18 15:23
好文!体现了德国学者的真知灼见!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