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朝庭(德中论坛研究所创始人)


中欧投资协议其实由欧盟在2013年主动发起,因为欧盟认为中欧双方投资地位严重不对等。欧盟是高度开放的市场经济,对所有外国投资一视同仁;但中国市场则对外资限制重重,比如外资在汽车产业的投资必须与中方合资,金融和电信等领域壁垒森严,对国企的补贴严重伤害公平竞争等等。与美国一样,欧盟对此高度不满。中方对这种投资协议其实并不感兴趣,中方更想签的是自由贸易协议(如中国与东盟各国及日韩于2020年11月签署的RCEP),因为这对作为制造大国的中国更有利。然而,与七年前美国尚实行对华“engagement”政策时代大相径庭的是,如今中国面临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所处的地缘政治环境显著恶化。因此,中国迫切需要团结欧盟以分化美欧,不惜在谈判最后关头做出大幅让步,欧盟也顺势表态同意。舆论普遍认为中国的“统一战线”策略发挥了威力,取得了一场重大地缘政治胜利;而美国是第一大输家,因为欧盟从此更靠拢华盛顿的地缘政治对手;英国则是第二大输家,因为该国刚刚脱离欧盟,因而无法享受协议带来的红利。

 

欧盟内部存在对协议的批评声音,美国方面也极为不满。这些因素,欧盟和德法领导人都心知肚明,但在拜登新政府即将上台并誓言加强美欧合作应对“中国挑战”之际,欧方为何还是要执意签署这个“问题重重”的协议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在全球视野下穿越历史的迷雾,认识到这是(欧亚)大陆体系和(美英)海洋体系两种地缘政治体系博弈的最新进展。

 

自1991年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曾短暂进入美国主导的单极格局,即日裔美国学者福山所称的“历史的终结”。但是,由于美国实力的相对下降和中国的快速崛起,这个单极格局正在瓦解,世界各大力量正在重新集结,一个新的群雄逐鹿时代正在来临。当今世界地缘政治角逐场上的主要玩家是美欧俄中,可能还要加上日本和印度。而这些强权又大致可以划分为陆权力量和海权力量:美国、英国和日本都是典型的海权力量;印度因居于南亚次大陆,与亚洲大陆相对隔绝且三面环海,因此可基本划入海权力量;欧俄中则均是传统的陆权力量。

 

2016年的英国脱欧虽是全民公投结果,但从地缘政治视角看,英国与欧洲大陆分道扬镳,回归传统的美英特殊关系,却符合历史上一再上演的陆海博弈逻辑。目前来看,世界有可能再现经典的陆海对决,即欧俄中(欧亚大陆)vs. 美英日印(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当然,由于历史的原因,欧洲大陆与美国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欧盟国家内部还存在强大的亲美力量,即跨大西洋主义者。尤其是在价值观上,欧盟与美国仍然是同一阵营。但是,民粹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的所作所为清楚地显示,美欧之间的裂痕在加深。特朗普有意无意地宣称北约已经“过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则发出了北约已经“脑死亡”的惊人论断,德法组建欧洲军从而逐渐脱离美国羽翼的呼声也已出现。

 

世事纷乱如麻,但目光如炬的战略家却洞若观火:已经到来的中美对抗,正在重现地缘政治学家心爱的陆海博弈,中国的“一带一路” 与美国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正在欧亚大陆和印太地区的广阔舞台上,展开类似于大英帝国和沙俄帝国于十九世纪在中亚地区长达百年的“大博弈”。英国和日本作为欧亚大陆西东两端的海洋强国,一定会投入海权霸主美国的怀抱,延续其在地缘政治上制衡大陆的悠久传统。而欧盟尽管不太可能加入与其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中(俄)阵营,但很可能也不情愿如英日两国一样跟随美国起舞,大概率会在两大阵营之间待价而沽。

 

早在美国力量如日中天的2003年,德法两国就与中俄保持一致,坚决反对美英攻打伊拉克,那时以德法为主导的欧盟在地缘政治上的战略自主性就初露端倪。在美中对抗日益成为当今国际关系指导范式的大背景下,欧盟内部谋求成为美中之外第三势力的呼声也已出现。此次达成一致的中欧投资协议,再次表明以德法为代表的欧洲大陆国家与美英海洋国家在地缘政治战略上并不是完全一条心,即便面对与“专制国家”合作的批评声音,他们仍然执意要签这个协议。

 

实际上,大陆体系和海洋体系的竞争是历史常态,但自近代以来,大陆体系总是弱势和失败的一方。拿破仑也搞过对抗海权霸主英国的大陆体系,对英国实行“大陆封锁”政策,但该政策最终失败并成为导致拿破仑帝国垮台的重要原因之一。希特勒统治下的纳粹德国几乎占领了整个欧洲大陆并东进向欧亚大陆纵深扩张,但美英海洋力量却不惜与其意识形态敌人苏联联手,彻底粉碎了希特勒统合欧亚大陆体系的努力。冷战期间与整个美欧跨大西洋体系对抗的苏联帝国,本质上也是陆权力量。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初期,苏联东欧与中国在欧亚大陆上连成一片,大陆体系盛极一时。但苏联却因过度扩张而导致国力严重透支,加之僵化的意识形态而丧失制度活力,使得苏联建构的欧亚大陆体系最终不敌美欧跨大西洋体系,苏联自身也轰然解体,造成普京眼中“二十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今日世界似乎又到了新的陆海对决时刻,这一次轮到了由位居欧亚大陆东部的中国出面整合大陆体系,2013年问世的“一带一路”被广泛认为是背负这一宏大使命的地缘政治战略。而位于欧亚大陆西端的欧盟,正成为中国这个新兴陆权领袖大国和美国这个既有海权霸主之间的争夺对象。

 

在欧盟内部,仍然存在主张加强跨大西洋联盟的强大力量(比如德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Norbert Röttgen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Wolfgang Ischinger),他们希望维持和强化北约,在跨大西洋体系的框架下与美英传统盟友密切协作,共同应对中俄这两个威权大国对西方优势地位日益严重的挑战。因此,他们对中欧投资协议这种将损害与美英伙伴关系的条约,一定会进行不懈斗争。实际上,该协议目前只是在双方领导人之间达成了原则同意,后续还必须得到欧洲议会及27个成员国议会的批准,这个过程将是旷日持久并困难重重的,数名欧洲议会成员和欧洲舆论界都表达了强烈不满。另一方面,欧盟内部主张加强战略自主性,拒绝在美中对抗中选边站队的声音近年来也越来越有影响力,他们要求维持甚至发展与中俄之间的关系。至少在地缘政治和经贸利益上,他们认为必须与中俄合作,尽管他们也明白欧盟与中俄在价值观方面的主张格格不入。这派势力可称之为欧亚大陆派,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影响力强大的人物似乎对此都表现出了兴趣。目前来看,欧亚大陆派还处于边缘地位,与跨大西洋派的影响尚不能相提并论。然而,跨大西洋体系的形成不过是二战的结果,迄今只有七十余年时间,与欧洲深厚的大陆传统相比,这段历史其实相当短暂。如今,欧盟开始认真考虑所谓的“战略自主性”,一个欧亚大陆体系 vs. 美英海洋体系的竞争局面也许在孕育之中,中欧投资协议的达成只不过是这一历史常态合乎逻辑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