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朝庭,德中论坛协会创始人、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博士候选人,研究领域为国际政治


万众瞩目的德国大选昨天结束了,柏林的TAZ报纸头条是,“是个男孩!”(Es ist ein Junge!)。因为下届德国联邦政府不管是牙买加组合(联盟党+绿党+自民党)还是交通灯组合(社民党+绿党+自民党),被默克尔占据长达16年之久的总理宝座将重新回到一个男人座下(社民党的Scholz或联盟党的Laschet)。有意思的是,该报在2005年默克尔成为总理时的头条新闻是,“是个女孩!”(Es ist ein Mädchen!)。

除了联邦大选,昨天在首都柏林市和波罗的海畔的梅前州也进行了议会选举,同是社民党两员女将获胜。柏林将喜提首任女市长Franziska Giffey,而梅前州的Manuela Schwesig则摆脱了“花瓶”的传统印象,赢得了她的首次真正选举,而且是大胜。


Franziska Giffey(图片来源:网络)


Manuela Schwesig(图片来源:网络)

说说Franziska Giffey吧,她以前曾担任柏林Neukölln区长,2017年进入默克尔内阁担任家庭部长(在16位内阁成员中,只有她来自原东德)。Giffey很有亲和力,人气极高,曾被视为社民党主席的热门人选。然而,因博士论文备受质疑,她被迫放弃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博士头衔(不然可以攀攀校友,我认识她导师),并辞去家庭部长职位。但她现在竞选柏林市长成功,预示着仕途一片光明。她很年轻(1978年出生),有朝一日让德国总理府重归女主也未可知。

德国政坛的女将不少,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位,好几个党都实行男女双主席制度(保守的联盟党尚无此意)。在欧洲,尤其是西欧和北欧国家,女性从政并取得重大成就已经蔚然成风(连国防部长这样的传统男性位置,好几个国家都是女性),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欧洲已经成为一个男女高度平权的社会。相比之下,美国还没有出现一位女总统。希拉里曾经试图打破这个记录,但奥巴马和特朗普无情地让她梦断白宫。这并不奇怪,因为美国仍然是一个男权主导的社会。黑人男子获得选举权(1870年)比白人妇女(1920年)都要早50年!其他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更是处于早期阶段。而一些极端保守的国家,比如伊斯兰的圣地沙特和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在男女平权方面尚处于石器时代。另外,在威权主义国家,男女平权也并不受待见,俄国统治者是个喜欢炫耀胸肌的硬汉,而土耳其新苏丹则是个渴望恢复突厥武功的大男子主义者。

只有在一个富足、平和、安全和有保障的社会,才有可能实现男女平权。因为只有在这样的社会,男人才能坦然接受女人的崛起,女人才有足够的精力投入政治。不过,欧洲人在为其男女平权成就而感到自豪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他们的岁月静好,是因为有美国的保护。他们不必将大量预算用于昂贵的国防开支,更是更多地用于福利保障。如果没有北约保护伞(主要是美国),克里姆林宫的那位直男随时可以侵门踏户,打破他们的岁月静好。可令人讽刺的是,大批欧洲左翼人士,尤其是青年,却极度反感保护他们的“美帝国主义”。